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
TOP

太乙金华宗旨《回光调息第四 》
2014-08-23 21:49:23 来源: 作者: 【 】 浏览:778次 评论:0
吕祖曰,宗旨只要纯心行去,不求验而验自至。大约初机,病痛昏沉散乱,二种尽矣。去此有机窍,无过寄心于息。息者,自心也。自心为息,心一动而即有气,气本心之化也。吾人念至速,霎倾一忘念,即以呼吸应之。故内呼吸与外呼吸,如声响之相随,一日有机万息,即有几万忘念,神明漏尽,如木槁死灰矣。然则欲无念乎,不能无念也。欲无息乎,不能无息也。莫若即其病,而为药,则心息相依是己故。回光兼之以调息,此法全用耳光,一是耳光,一是目光。目光者,外日月交光也。耳光者,内日月交精也。然精即光之凝定处,同出而异名也。故聪明,总一灵光而已,坐时用目垂帘后,定个准则便放下。然竟放下又恐不能,即存心于听,息息之出入,不可使耳闻,听惟听其无声也。一有声便粗,浮而不入细。即耐心轻轻微微些,愈放愈微,愈微愈静,久久忽然微者,遽断此则真息现前,而心体可识矣。盖心细则息细,心一则动炁也。息细,则心细,炁一则动心也。定心必先之以养炁者,亦以心无处入手。故缘炁为之端倪,所谓炁之守也。子辈不明动字,动字者,以线索牵动言,即制字之别名也。即可奔趋使之动,独不可以纯静使之宁乎。此大圣人,视神炁之交,而善立方便,以惠后人也。丹书云,鸡能抱卵,心常听,此要诀也。盖鸡之所以能生者,以暖气也。暖气只能温其壳,不能入其中,则以心引炁入其听也。一心注焉,心入则气入,得暖气而生也。故母鸡,虽有时出外,而常作侧耳势其神之所注,未常少间也。神之所注未常少间,即暖气亦昼夜无间,而神活矣。神活者,由其心之先死也,人能死心,元神活矣。死心非枯稿之谓,乃专一不分之谓也。佛云,置心一处,无事不办,心易走,即以炁纯之。炁易粗,即以心细之。如此而心焉有不定者乎。大约昏沉散乱二病,只要静功,日日无间,自有大休息处。若不静坐,时虽有散乱,亦不自知,既知散乱,即是却乱之机也。昏沉而不知,与昏沉而知,相去奚啻千里,不知之昏沉,是真昏沉也,知之昏沉,非全昏沉也,清明在是也。散乱者,神驰也。昏沉者,神未清也。散乱易治,而昏沉难医譬之病焉。有痛有痒者,药之可也。昏沉则麻木不仁之证也。散者可以收之,乱者,可以整之,若昏沉,蠢蠢焉冥冥焉。散乱尚有方所治,昏沉全是魄用事也。散乱尚有魂在,至昏沉则纯阴为主矣。静坐时欲睡去,便是昏沉。却昏沉只在调息,息即口鼻出入之息,虽非真息,而真息之出入,亦于此寄焉。凡坐须要静心纯炁。心何以静,用在息上,息之出入,惟心自知,不可使耳闻,不闻则细,细则清,闻则气粗,粗则浊,浊则昏沉而欲睡,自然之理也。虽然心用在息上,又善要会用,亦是不用之用,只要微微照听可耳。此句有微义,何谓照,即眼光自照,目惟内视,而不外视,不外视,而惺然者,即内视也,非实有内视。何为听,即耳光内听,耳惟内听,而不外听,不外听而惺然者,即内听也,非实有内听。听者,听其无声,视者视其无形,目不外视,耳不外听,则闭而欲内驰。惟内视内听,则即不外走,又不外驰,而中不昏沉矣。此即日月交精交光也。昏沉欲睡即起散步,神清再坐,清晨有暇坐一炷香为妙,过午人事外忧,易落昏沉,然亦不必限定一炷香,只要诸缘放下,静坐片刻久久便有入头,不落昏沉矣。
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:
Tags: 责任编辑:jinlong
】【打印繁体】【投稿】【收藏】 【推荐】【举报】【评论】 【关闭】 【返回顶部
分享到QQ空间
分享到: 
上一篇太乙金华宗旨《回光差谬第五》 下一篇太乙金华宗旨《回光守中第三》

评论

帐  号: 密码: (新用户注册)
验 证 码:
表  情:
内  容:

相关栏目

最新文章

图片主题

热门文章

推荐文章

相关文章

广告位